相关文章

[经济半小时]寻找新大庆(20130301)

来源网址:http://www.sdogt.com/

  主编:熊曼琳  记者:姜龙飞  摄像:陈艳波  由东浩

  一、截止到目前,我国共确定了69座资源枯竭型城市,涵盖了煤炭、石油等诸多领域。然而大庆油田作为一座开发了50多年的石油重镇,至今已经连续10年保持年产4000万吨原油的高产稳产局面,在世界油田开发史上堪称绝无仅有。大庆是如何做到的?我们先来认识一群在户外寻找石油的大庆人。

  1月25号,凌晨5点多,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昂昂溪郊区,天色基本上还是黑的,温度在零下30多度,大庆油田2287地震队钻井班的六位工作人员早早的就开始和同事一起做起了准备工作,检查设备是否被冻坏,保证车辆和设备的完好。钻井班 工作人员说:“看看,检查一下子。水罐车司机检查一下子,看看自己的设备,看看螺丝,敲一敲,看看紧不紧,螺丝那一块敲一下,设备底下看一下,顶上,对,看看有没有松动的地方,敲一下,检查一下。”

  清晨6点半,钻井班准时上路,因为道路积雪,行进的速度很慢,这一去,他们在天寒地冻的野外就得忙上一整天。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天迎着朝霞走,披着星星回来。每天工作平均晚上八点,14多个小时。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到达了钻井班今天第一个野外作业地点,冒着刺骨的寒风,大家开始了工作。

  大庆油田2287地震队钻井班长林海峰说:“就是预热。这个压油,刚来的时候凉,预热,要不一会儿液压(音),不预热它的速度慢。”记者说:“这个井得打多深一个眼儿啊?”林海峰说:“已经设计好了。”记者说:“准备打多深啊?”林海峰说:“六米半。”

  在作业现场,林海峰告诉记者,由于天气寒冷,需要严密的保护好设备不能被冻坏,寒冷的天气成为他们时下最大的困难。他说:“对,就可以了。这水就出来了,从那边循环过来出来了,对,它从底下往上打,边往上返水。这个塞到电压管里头,容易把电压管堵了,这个冰,雪。”十几分钟的功夫,井深6米多的钻井就已经打好,林海峰的工作就已经结束了,随后爆破班的工作人员又赶到了现场。将雷管和炸药放进了井口里面。林海峰说,这个位置的雪比较浅,工作的难度不算很大,他今天的任务是要在附近转战打120多口类似的钻井。沿着茫茫的白雪记者在野外继续前行,见到了一辆陷在大雪里面的车辆。

  杨卫国是放线班的班长,像这样大雪陷车的情况他每天都要遇到很多次,而为了尽可能的减少步行节省体力,他总是要这样用手扒雪,实在出不来就只有等待大轮车的救援。费了大概半小时的时间,杨卫国的吉普车终于被拽了出来,前面的积雪依旧很厚,我们只好步行跟随他前往作业地点。他说:“铺这个线是为了采集取得地下资料,咱这个小线和大线,小线里边有磁钢,是有弹簧片的,咱们不是有放炮吗,那个炮一振动地也跟着振动,振动磁钢也跟着振动,通过大线传出到仪器车,仪器车出来那个磁带还有资料,就能显示出这个点铺得怎么样,最后才能咱们为了找油。”

  杨卫国的工作就是要将数据收集线铺设在野外,接收放炮后的地下震动信号,用来寻找地下是否有油气资源,而为了有效地收集数据,还要必须保证数据线能够与地面相接。他们每天都要在这样的荒郊野外,厚厚的积雪中工作,整捆的电线要靠人力肩扛到达指定地点,然后在依次的铺设,他们每天的行程至少要在20公里左右。他说:“咱们是从西往东铺的,南北也是,都是我们负责。不,东西咱今天就是什么,这个铺了九套线,九套线拐回来,向下一条线上铺,还是东西的,侧线是南北的,点后一条线是东西的,大线都是东西的,那条线和这条线这部南北的嘛,这部往前的嘛。这一段是9个,咱一共是推了14条,这个论条,一条9个,14条,将近140方,大概算一下,将近20多公里吧。”

  今年已经45岁的老杨多年来一直从事着这个职业,可是今年的大雪是他以前很少遇到的,每天就这样行走在无遮挡的风雪之中20多公里,他的身体开始有些吃不消了。老杨是早晨6点离开驻地的,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通过步话机他不断的询问送餐车何时能够到达,可是受到积雪的影响,他们只有分批的到指定地点去吃午饭了。

  等到老杨吃上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了,午餐很简单,酸菜和冻豆腐,主食是馒头,老杨吃的不多,他说主要是趁着这个时间暖和暖和休息一下,受到大雪的影响,上午的进度没有完成,下午还要继续抢工,记者注意到,一上午的时间他基本没怎么喝水。事实上,地震队可以说是一个油田的急先锋,大家的辛苦工作为的就是更加科学详实的地质数据。大庆油田每年冬天都会有五千多像老杨这样的职工奋战在荒郊野外,他们在为大庆油田寻找着新的地下资源。大庆油田2287地震队党支部书记张庆君说:“这个就是通过地震从仪器采集的这个资料,这是地震波,反映出地下的地质构造,这块是T1,按照技术要求的话,它有反射层,这个属于纸制的记录,真正的还有磁带的记录,这个就是监视放炮的质量怎么样。磁带就她回去经过咱们研究院的解决处理,把它记录分析地下的构造,到底有没有气体,就可以显示出来。”

  采访时,张庆君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这一年来他们的辛苦工作已经取得了不错的回报。他说:“数据经过技术人员的评价,还选得非常不错的。这个地方本身西斜坡本身就是一个筹油的地方,大庆油田相关部分已经确认了,这一块将来也是一个开发的重点。”

  二、在大庆,我们的记者接触了很多像林海峰、杨卫国这样常年工作在找油探油第一线的产业工人。他们用自己的坚守创造着世界石油开采史上的奇迹。始终不畏艰辛是他们的精神内涵,但光凭吃苦不能解决石油高产稳产的实质问题,他们有自己的秘密武器。

  1月26日,记者在安达郊区的一处钻进作业区,见到了钻井队的队长孙洪亮。大庆油田70007钻井队队长孙洪亮说:“现在在进行北片区(音)的作业,咱们井上所有的钻机现在已经基本打完了,下一步的施工情况要换成小的钻机,把所有的五寸的全部把它甩掉,把它拿下去,把它甩下去。咱们现在这个它是五寸的,现在我把它整个拿下来,换成3寸的。”

  孙洪亮告诉记者,自己的钻井队已经基本完成了今年的生产任务,现在的工作是要把5寸的钻机全部更换下来,整个井架的高度是60米,在大庆油田来说是最高的井架了,而这个井架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探测天然气。他说:“现在基本上还是主力气层现在的气产量是有的,储量是有的,已经发现了,从路井这边显示的资料,包括地面传送的一些数据,下面已经有天然气了。而且从这个显示,量还是很大的,也是根据我们下一步的,过了年以后五开施工以后,主要进入主力气层,在水平穿透以后,达到一千米以后,这样根据咱们的判断,根据后期的施改作业,再做。”

  孙洪亮参加工作已经二十多年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打的十几口井,都是为了给大庆油田寻找更多的天然气资源。他说:“我这几年从参加工作就在深井,从我个人的生涯经历,就一直在叫大庆的这个区块,和一些我们大庆外围的一些,像牡丹江、延吉、通河、哈尔滨、双城,就在这个转圈都找过,都走过。这几年在这个区块搞施工,能发现这么大的气量,间接地证明井下还是有能源的,只不过这个能源的储量有多大,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开发。”

  事实上,多年来的不断探测表明,大庆主战场松辽盆地天然气资源总量预计有1.17万亿立方米,目前已探明地质储量2800多亿立方米,其中约1000亿立方米尚未动用,1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相当于1一亿吨的石油,今后随着勘探理念与技术的创新,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与此同时,大庆人还不断通过技术创新进行来寻求新的突破。

  大庆油田第四采油厂第二油矿员工段福海说:“这个原来,这个绳帽经常往下拧,得拧十多圈才能把它卸下来,如果咱们在井里要拿出来,它带水带油,有的时候卸不动,因为什么,有锈,有冰,比较费劲,当时作为快接头这个问题就很好解决,我不用拧那么多圈了,拧90度角,这就是咱们发明的快接头,这有一个按纽,我给它按回去,转90度角,就拿开了,这个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倍。”

  段福海是第四采油厂一位普通的员工,而他创新的这个看似简单的测试投捞器快速接头,大大的提高了实际的工作效率,他说:“最早咱们刚开始干工作的时候碰到难题了,干活累了,就捉摸怎么能不累呢,把事做一做,结果一做成功了,成功了一开始不知道搞革新,后来技术员发现这个成果不错,没想到获奖了,拿到证书拿到奖金就高兴了,活干得透亮了,所以这么来讲,也激发了一种潜在的革新的意识。后来越做越多,一路走过来的。”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大庆油田共取得技术革新和“五小”成果两万多项,累计创经济效益4亿多元。大庆油田公司副总经理隋 军说:“我们这边应该是控投资、讲成本,提高经济效益,依靠技术。大庆的技术创新体系还是比较先进的,我们叫研究一带应用一带储备一带,以往我们的技术叫超前十五年就开始研究,超前十年配套,超前五年就已经储备起来了。”

  三、事实上早在10年前,大庆就已经面临资源枯竭的挑战,当时就有人担忧大庆还能生存多少年。但是现在,连续10年4000万吨的产量打消了人们的疑虑。这个产量占据了中国国内原油产量的三分之一强,中国第一油田的称谓依然是名至实归。” 他们靠什么能连续10年保持高产呢?

  1月27日,记者在现场遇到韩国栋的时候,他正在和同事们一起进行着灌注作业。大庆油田第四采油厂作业九队技术员韩国栋说:“现在我们是在起管柱作业,现在正在起管柱,把井下的工具起出来,这个时候再进行下完井,是这样的。”记者说:“为什么要把这个管起出来,目的是什么呢?”他说:“目前工具都在井下,我们现在起出管柱来检查,因为现在最后是细分作业,重新把分割器重新组配到井下,到各个油层,达到各个油层的点形成注水。”

  在现场记者注意到,不时地会有地下水喷出地面,工人身上混合着水和油,不过韩国栋告诉记者,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井下的压力不大。他说:“井下的那个压力高的水平,经常管从上面往下流水,身上都是冰。主要是有水,里面肯定是带水的。”韩国栋现在的工作是结合不同油层的需要,进行精细化的注水。在采油四厂记者注意到,类似的精细化注水驱油的措施早就已经被广为采用。大庆油田第四采油厂地质大队副大队长单峰说:“精细化,现在刚才我们看的注水井,我们现在给它一口井分成几段,现在从我们厂来看,每一口注水井长段能达到将近5段,可以分成5段注水,这样保证各个油层都能够满足油层注水的需求。像最多的可能现在能够分到9段,现在7段井,细分成7段注水井的比例都在39%。”

  而今,精细化的水驱技术,已经成为大庆油田稳产的一个最主要的核心技术。隋军说:“这个递减率是最能反映开发水平,自然递减率讲的就是说我不上什么压力、环泵的措施,就靠我们水区的综合调整实现的,我们水区的自然递减率是8.48,下降到了5.41。综合递减率讲的就是我通过压力、环棒(音)等措施以后我的递减率是怎么样,我由2009年的6%以上,下降到3%以下。这个直接反映的是什么,就是反映到产量上,我十五期间,每年的老井递减产量是230万吨,十一五的前四年,每一年的产量递减是148万吨,那么我们近三年,每年老井下降了49万吨,反过来相当于我们每年要上产100万吨。”

  大庆之所以能够稳产4000万吨原油,现在的三分之二还是依靠的水驱技术,而在水驱技术不断完善改进的同时,聚合物驱油的技术也开始逐渐显露头角。大庆油田第一采油厂总地质师隋新光说:“所以聚合物通过拉伸,然后把它活塞式躯剔(音),就把这个水驱不能动的剩余油,就把它驱出来,这样看起来,我们整个的聚合物驱,水驱就是用水冲,我们聚合物相当于用刷子刷锅,就把油弄干净了,作用就是这么个作用。但是它通过很多的机理,主要通过毛细管的作用,增加了微观的作用力,使这个油得到了聚合物驱。”

  采访时,隋新光向记者清晰的演示了水驱和聚合物驱的不同。他说:“聚合物驱有多大的作用呢?这个是咱们做的实验的过程。含水,水驱结束的时候,含水达到97%,100吨液体里边只剩下3吨油,那97吨都是水,那时候的产出率很低了,产出的程度很高,但是效益很差。如果我们注入聚合物以后,含水就会下来,下到70%左右,然后含水再逐渐地。这个面积相当于我们多拿出来的油,能多拿多少呢?大概总数在我们早期的实验里边,能达到10%,也就是10个百分点,水驱能拿产出率一般就是40%,用聚合物驱,早期可以拿到50%,就是多了十个百分点。”

  而今,在大庆油田,聚合物驱已经达到了1300万吨,技术的不断创新成为大庆油田永葆青春的一个不竭的动力。与此同时,大庆油田未雨绸缪,三元复合驱油技术的科研工作也已经逐渐走向成熟。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伍晓林说:“你比如说从这张图上我可以看得出来,上面那个是水驱的残余油,你看那个蓝色的就是剩下那个棕色的就是油,水驱以后,生成的油还比较多,我们大庆油田水驱的产生率一般是40%到45%左右,聚驱以后,这个水就多了,油就相对少一些,它在水驱的基础上提高10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他提高产收率到50%到55%,到我们复合区以后你看这个残余油,就是说复合驱以后就是剩余的油比较少了,它比水驱就是在水驱的基础上可以提高20%,它的总产收率达到的60%到65。”

  伍晓林告诉记者,大庆油田将在2014年,逐渐将三元复合驱油技战术推广使用,这对于整个大庆油田而言同样意义重大。他说:“就是说我三元复合驱,如果一旦在油田推广的话,它可能会相当于新增开采储量3亿吨左右,那也就是相当于发现一个8到11吨的级的大油田,所以说我这一项技术就在油田老区推广的话,就相当于发现了一个油田,它的这个地质储量是8到10亿吨的,这个油田已经是中等大的油田了。”

  主持人:大庆油田精细水采的技术,能让分散在地下的原油迅速聚拢起来,堪称神奇。就像电影《泰囧》中的“油霸”一样,只要加入几滴,就能瞬间将油箱变满。科技的进步让大庆油田再续辉煌,其实他们心中还有一个大目标。大庆油田每年5000万吨的产量持续了27年,4000万吨的年产量持续了10年。这在世界石油开采史上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但是大庆人并没有满足,他们的梦想是建设百年油田,他们的目标是重新回到年产5000万吨的辉煌年代。

  从1960年至今,大庆油田累计生产原油21.5亿吨,曾经连续27年保持原油稳产5000万吨以上,相当于当时国内陆上石油总产量的40%,创造了世界同类油田开发史上的奇迹。大庆油田第一采油厂总地质师隋新光说:“这个是咱们同等类型的国内外油田的对比图,黄色的是罗马仕金油田,俄罗斯的,杜玛兹也是俄罗斯的,吉孟达额(音)我记得是美国的,这个线就是咱大庆油田的,这四个基本上相当于储量、地质条件和整个油层的规模基本相当,而且在最高的生产水平上,都接近五千万吨,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对比下来,大庆油田五千万吨稳产的时间跨越了十多年,其它这几个油田也都同类型的,这个就没有稳产期,这两个稳产期最多也不过五年,这个四年。所以对比下来看,就是大庆油田的稳产期是最长,在高水平产量的水平线上,稳产的时间最长。”隋军说:“油田开发好比登山,我要保持四千万吨稳产,就相当于我们接近山峰一样,我们保持稳产不降,就是我在山底下走的速度和山上走的速度都是一样的,我们可以想像我们山上坡又陡了,环境也复杂了,条件也不好了,我们可以用登山来比喻这个事情,油田开发越到后期难度越来越大,为什么说我们要有个递减呢,就是这么个道理。”

  作为能源型企业,伴随着资源逐渐枯竭,产量的下降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尽管油田进入特高含水期,优质资源越来越少,开采难度越来越大,但2003年以来原油产量仍连续10年保持在4000万吨以上,尽管困难重重,在这个基础之上大庆油田又给自己提出了更新的目标。隋军说:“我们提这个目标就叫这个四千万稳产,油气重上五千万,那么具体来讲就是四千万吨在目前的基础上要保持硬稳定,一直到2020年,那么呢,我们新的增长点呢,就是气的这一块,那么油气大量就是1100方换算成一吨这么一个概念,那么我们应该是一千或一方的这么个水平,所以我们在总体上就是五千万吨。”

  在保持原油4000万吨稳产的前提下,大庆油田2010年以来累计少钻井8715口,少建产能362.6万吨,节约投资238亿元,实现了产量、效益、投资、成本的良性循环,不仅掌握了原油稳产的主动权,而且为油气重上5000万奠定了坚实基础。大庆油田提出的油气重上5000万,这占到目前国内石油总产量的25%,这对于保持国内生产企业的稳定,提高自给能力,减缓对进口的依赖非常重要。隋新光说:“如何把地下的油转化成地面的油最难的。如果说接替来说,我觉得持续接替,对于一个确定储量规模的能源企业,如果没有外部的资源接替,没有进一步资源的这个增加,想持续长时间的持续的稳产和高效益的稳产,我觉得那肯定是不合理的,短期可以顶得住,但是长期你不一定能顶得住,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眼睛大庆人的眼睛不能紧紧盯住大庆这一块,我们得盯住外部的市场,外部的资源,所以我觉得国家应该给这样大型企业创造一种政策,走出去的政策,走出去自主经营。”隋军说:“应该讲,大庆油田开发50年,我们这50年,这个过程就是我们技术创新的这么一个过程,应该讲,大庆的发展,大庆的起家与发展,都靠的是自主创新的技术,毫不客气,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大庆油田勘探开发技术走在世界的开发之前,应该讲大庆油田油田的开发技术是走在世界的前列,就是得到了世界各大石油公司认可的。”

  五、大庆油田的可持续,不仅是资源产业的可持续,而且是全方位多领域竞争力的可持续。科技创新,让资源开发固本强基,并构建起多元协调发展的产业格局。大大提升了中国石油战略安全。不过,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中国原油产量虽然连年攀升,但对外依存度也逐年上升,2012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56%,多年超过50%,说明中国的原油需求进一步加快,能源安全的问题也变得越来越迫切。大庆科技创新的经验不但适用于石油产业,在其他资源的利用和发展商,我们也需要加强资源的勘查和保护,实行科学开采,保住城市的生命线,才能保住了人们生存发展的底线。